爵士樂沒有你想像中那麼輕鬆自在,跟其他音樂類型一樣,你還是得花時間力氣準備,並真正解決問題

文 / 謝啟彬



今天幫凱雅的派特班看一下《First Circle》時,因為是很複雜的變拍寫法,學生視譜有困難,尤其很多切拍的地方總是錯,我誠實告訴他們:你們不可能靠直接視譜就會的了,這跟古典樂交響樂團一樣,需要先練習且讀譜看好,不是那種可以直接開始的爵士樂,必須要一拍一拍算,然後不能想4/4或3/4或6/8或複合拍的「Groove」而已。

是啊,這種音樂當然在做場的時候做不到,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也很難,但是第一,很好聽,格局很大,第二,我一直抱持著教育就是要開發潛能與引導的觀念,如果哪種音樂不能賺錢就不用努力練,或是沒人拉著來試圖進步(不一定每個人都可以在音樂上成功,這是事實,至於其他的成功已經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內),那大家就隨便玩玩就好,何必花師生這麼長的時間與這麼大的力氣來帶呢?

2002年PMG在台北演出,會後接受觀眾的要求簽名,左邊戴黑帽者是王力宏

我後來一直回想到我在國外音樂院當爵士樂學生時,每學年都有很多樂團課,有一次某組樂團課,主題是真的蠻進階的曲子,當時不同年級的我們,都覺得很難。結果某次練團,指導老師原本是出了名的好脾氣,也是名氣響亮的名師與世界級演奏家。卻因為我們很明顯是事先預習不夠,大部份的爵士樂手在視譜上又不像古典訓練樂手那麼好,就一直卡住,一直打結,曲子一直出錯,一直走不下去。

只見老師一直搖頭,但是仍是語調平順地說,這是你們的問題,不是我的,我們不該浪費時間,而你們甚至已經開始在浪費我的時間,這樣吧!你們先練好,練好再叫我,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關上教室的門,離開喝咖啡去。

在場同學與學長學弟,一片靜默。

然後那位“罪魁禍首”,切拍老是錯、算拍老是掉的貝斯手學長就開口了,好吧!那我們趕快來對點對拍看對音,我知道我的問題最大,但大家如果幫我一起誠實面對問題,我們可以盡快解決問題的,好嗎?

然後我們就花了30分鐘把問題解決了,再下去請老師回來上課,又學到東西了。而這堂課,學到的不只是音樂,還有態度,負責的老師、願意承認不足但是卻會進一步行動來修正的學生。



雖然我被很多人說我文筆很好,但是我不會欺騙造假,這些都是我自己親身的學習經驗,真人真事。

你願意誠實地跟你的學生說出問題嗎?你願意冒著被翻臉的危險跟夥伴們講問題所在嗎?

這樣做,看起來對大家都沒好處,但其實反而是讓事情往正面的方向走的,因為只有繼續跟放棄兩種選項了,不會出現擺爛喇低賽的其他種,不是嗎?



爵士樂學習者很多時候想要學習爵士樂手的瀟灑與愜意,卻常忘記,那些瀟灑與愜意是因為自信,那些自信是因為來自「準備」。你準備好了之後,再上去迎接那些「不可預知」的部分,譬如跟別的樂手合奏互動等,就跟打籃球比賽一樣,你會連球都拿不好就上去跟職業樂手打嗎?

台灣的非古典樂手,如果想要真的像你看到聽到的「外國」爵士樂手那樣厲害,最重要的就是丟掉那種「樂師」心態 - 別誤會,我也當過樂師,我迄今很多時候都還是在當樂師的角色,但是你確定譜擺在你前面,就叫「有經驗」嗎?能夠一次演奏演唱很多不同風格的歌曲,就叫「厲害」嗎?

樂師不樂師,其實沒有什麼歧視之意,但是樂師的壞習慣,卻常是很多人不小心染上的 - 光看著Lead Sheet就想即興得像Pat Metheny、Snarky Puppy...怎麼想都不可能。拿古典來說好了,不管你要進行的是音樂廳的交響曲,或是演唱會的編曲,你總得讀譜、練習、團練、彩排,那回到即興類音樂來說,自然是基本功要先紮實才行。

樂師的壞習慣,記住!才是重點,為什麼呢?因為很多時候樂師演奏的場合,沒有人認真在聽音樂,甚至只要旋律聽得到就好,所以背不背譜、知不知道更多Jazz Standard,在台灣是不同的標準。但是如果你的目的是想演奏演唱得像你心目中的大師那樣,那就不能自己鬼打牆,因為那很荒謬,不是嗎?




延伸閱讀:

2002年派特麥席尼樂團(Pat Metheny Group)台北演出場邊側記與人物特寫 

2002年派特麥席尼樂團(Pat Metheny Group)台北演出現場目擊 

知道問題,所以能解決問題-我的音樂學習心路歷程

要獲得藝術上的自由,你需要紀律的執行,只是很多人以為那是阻礙而抗拒或忽視它

爛果醬跟爛果醬加在一起,絕對只會更難吃,你得先製造好果醬-十件你對Jam Session的誤解以及不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