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ny Carter之《On Green Dolphin Street》採譜分析

採譜/整理/分析 – 謝啟彬


演奏爵士樂是不是要精通數十種音階?是不是得上通天文下達地理,把所有的音樂理論書都K完?Well,如果你能活到三百歲的話,當然是多多益善,然而,我漸漸體會到:爵士樂的精髓與根本,通常是來自於對微小元素的排列組合與應用,端看音樂家們如何把這些看似簡單的素材烹調成一道道美味的佳肴。今天,就讓我們從爵士樂傳奇老先生Benny Carter的演奏上,再來印證一番。

Benny Carter可說是集眾榮耀於一身,他是中音(Alto)薩克斯風手、小號手、樂團領班、作曲家、編曲家…但卻也很少是只往前看的眾樂評青睞的對象,即使他擁有自己的聲音與風格,不像Charlie Parker,不像Johnny Hodges,不像Lee Konitz、James Spaulding、Jackie McLean等老將,可是這種走過歷史的人物仍有許多許多值得學習。

這首《On Green Dolphin Street》收錄於他與鋼琴手Ray Bryant、丹麥老牌貝斯手Niels-Henning Orsted Pedersen(聽聽他多會幫音樂“催油”!)、鼓手Jimmie Smith(不是彈Organ那位)在1977年瑞士Montreux爵士音樂節的現場錄音專輯中(Pablo Live OJCCD-374-2),那年Pablo在Montreux似乎錄了許多現場專輯,包括其他大師如Dizzy Gillespie、Tommy Flanagan等等。他們把這首源出於百老匯的經典曲改為250的速度演奏,十分地〝勇往直前〞,跟另一更有名的Miles Davis 1958年六重奏的沈穩版本有很大的不同,當然調性也不一樣,這裡是C大調,Miles等人作的是降E大調,作為一位職業的爵士樂手,你至少這兩個調都要會才行。OK,我們先來看看主題的和絃進行:



各位可以看出,這是一首標準的32小節ABAC曲式,主題的句型也是幾乎是一對一對的,清楚分明。有括弧的部份是這裡的爵士音樂家自行加上去的,跟Real Book上的版本有些許不同。第五到七小節的D7 - Db7 - CMaj7,我們是否已在《Satin Doll》跟最近的採譜分析中提過,是「代理屬和絃」(Substitute Dominant Chords)的運用呢?然而因為寫譜時常只寫成D/C - Db/C,所以不同的音樂家有時也把它們當作是半音連續性的大和絃下行到CMaj7(變成DMaj7 - DbMaj7 - CMaj7),基本上都說得通,連Benny Carter兩種都採用,因為在即興時根音C就不管了。接下來第四行的降E大調II-V-I,整個就是第三行C大調旋律及和絃的移植,再用II-V回到C大調的A2,這裡你可以看到在屬七和絃上,延伸音降九及升九同時出現的線條,證明Diminished Scale的應用不是到了Bebop才開始,百老匯作曲家老早就在用了。

至於A段的Cm7也是一個特例,是屬於主調的大小調互換和絃(Modal Interchange Chords),但是它沒有借題發揮,純粹就是一組配合主題旋律的和絃。剩下的和絃大家應該都分析得出來了吧?都是II-V的應用,曲子的聲響仍是十分調性內的,最後一行的III-VI-II-V「Turnaround」我們以前在「Bebop Blues曲式」中也有提過。

作《On Green Dolphin Street》時有兩個常識性的地方要注意:其一是在演奏主題時,A段必須帶出拉丁的節奏,而B段及C段則是強烈的Swing Feel,貝斯幾乎都要在此walk。其二則是A段的前四小節,貝斯或低音部要一直強調主音,也就是C(Do),不管上面和絃怎麼變,這種手法我們叫它「Pedal Point」,中文應譯成「持續性低音」吧?所以,各位會聽到Benny Carter 4樂團的處理方式是用Pedal Point加上拉丁的節奏型開始帶入,這個節奏型正符合非洲古巴(Afro-Cuban ; Salsa)音樂的「2-3 Clave」(“克拉肥”):


好了,現在Benny伯伯開始吹主題了,可是他是用即興的方式詮釋,等於是把主題旋律變華麗,而且十足地搖擺!Yeah!如果你也可以一併抓下來或揣摩出他的句法,一定會有幫助的。而在最後兩小節的結尾,Rhythm Section暫停(Break),讓solo手先試探一下(Pick Up),如果是Charlie Parker,早就射出一排機槍子彈囉!

我們從他的Solo可以學到什麼呢?最重要的是「節奏」的掌握,請先聽一遍過去,是不是聽到許多切分音呢?還有還有……三連音拋擲句型、之前Sonny Rollins擅長的Off Beat、長短長短、短長短長……都找得到嗎?我就不標出小節數了(如果您不知道我在講什麼碗糕,請用功閱讀網棧內所有文章!)。

這個Off Beat很有趣,因為在拉丁音樂的主流如古巴的非洲古巴音樂及巴西的森巴音樂裡,幾乎充斥了Off Beat的句型與節奏,這也是為何南北美洲兩地的音樂家,在音樂上總能〝敦親睦鄰〞的原因,因為這同樣也給人搖擺的感覺,所以,請–練–習–!還有在第二個Chorus尾巴進入第三個Chorus時,他使用了「切分複節奏」(Syncopated Polyrhythm)的手法,其實只是CMaj(Do-Mi-Sol)琶音加上鄰音(Neighbor Tone)的發揮而已,不要被譜面所迷惑了,這樣的句法也常在拉丁音樂中聽到,譬如Calypso音樂。

接下來在用音方面,正是我要強調的,Benny Carter充分地駕馭了「半音趨近手法」及「Embellishments」的方向,使得他一點也沒有用到〝進階型〞的音階,幾乎都是原調性內音而已,但是他可以用到讓你拍案叫絕,尤其是在Dm7-G7-CMaj7之處(對他來說是A大調II-V-I),以及每次的A3段。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他在什麼地方用滑音,不管是向下的(Fall)或向上的(Slide及Bend),都是讓音樂性更豐富的方法,而它們也正與「半音趨近手法」息息相關,我盡量都標明出來,敬請參考揣摩。

然而,今天的最重點,是要再把一個概念介紹出來,那就是「序列型句法」(Sequence)的大量使用!其實這在之前所有的採譜分析中都已發生過,不過當時我們稱為「動機的發展」,是以功能取向來解釋的,今天我們可以在這看的更清楚。

首先,主題旋律其實已經是Sequence的概念了,應該不難聽出來吧?而在solo中,發生比率最頻繁的,就是在D7 - Db7 - CMaj7的段落,音樂家使用同樣的節奏與音型,〝一格一格〞地前進,譬如之前吉他手Wes Montgomery就時常用到,因為在弦樂器上這種手法相對簡單,但是其他樂手也都會用。譬如第21~23小節、第53~55小節等等,就是移動同樣的節奏音型來符合並強化和絃色彩。

另外你也可以用這樣的動機來發展並〝穿越〞和絃進行,不管是取其節奏或取其方向性,如此將會從容不迫而言之有物,而不是亂串一堆音,譬如在第27~28小節、第33跟35的Pick-up方向、第37~39小節、第45~48小節加上半音趨近(強倚音)、第68~70小節、第71~75小節等等,希望你都能很清楚地辨認出來,並提供自己一些idea。





希望從這篇採譜分析及大師演奏中,能幫助各位了解爵士樂最基本的精神,而並非只有狂亂不羈及香醉迷人而已,當然,在爵士樂裡,Anything Is Possible ! 但是,要會學跑才能學飛,以免重心不穩,基礎不足,才是爵士學習者時時應自我反省的課題。稍後也讓我們來看看同樣是Alto Saxophone的Cannonball Adderley,在降E調的版本中,有什麼要告訴我們的吧!


《風格相近之其他專輯作品參考》

1. Sonny Rollins「Saxophone Colossus」(Prestige OJCCD-291-2) 

2. Cannonball Adderley with Milt Jackson「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Riverside OJC20 032-2)


下載原版專輯 Download the Album

33:13開始為本曲實況版本(我聽的是CD,但是有當年有錄影留存)





延伸閱讀:

Cannonball Adderley之《On Green Dolphin Street》採譜分析

到底是要怎麼唱、怎樣做呢? - 推算法、方便記憶、音樂生態等所造成的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