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dier Lockwood(迪迪耶洛克伍德)是影響我極為深遠的法國爵士小提琴家與作曲家 - 知名開創性的音色效果、優異合作樂手、八九〇年代融合爵士樂作品分享

文 / 謝啟彬




Didier Lockwood是影響我極為深遠的法國爵士小提琴家與作曲家,他與幾位優秀的樂手在八〇~九〇年代所出的幾張融合爵士專輯,都影響我很大,當時我只能透過郵購的方式直接跟海外訂購CD原版專輯,沒有網路,也還沒出過國


這首《Brasilia》,除了讓我真的聽見什麼是真正的巴西音樂風格外,最重要的是吉他手Jean-Marie Ecay的即興太搶眼,我整個被迷上了,每天反覆聽反覆聽,不知道他跟Didier Lockwood是怎麼即興的,但是就是學著他們的即興拷貝在提琴上演奏,也讓我愛上Jean-Marie Ecay的演奏風格,這段即興後來我放給很多別人聽,他們都說好像Pat Metheny,而我一開始其實也不認識Pat Metheny是誰?但因為這樣我就又多知道一位爵士吉他大師了

Jean-Marie Ecay的演奏風格十分多元,可以說是全能吉他手,我曾差一點邀請他到台北國際爵士音樂營來當師資,總之這段即興太美,又言之有物,實在是讓人無法忘懷,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而他們那些當時我不懂的即興樂句,其實就是現在我常在教學生的《Cry Me A River》「Altered Scale Lick」(兩人的即興都有出現),現在,我的學生們,你們聽出來了嗎?能夠像他們這些大師一樣或是像老師一樣,熟練地整合在自己的即興中了嗎?

這才是學習~



八〇年代的融合爵士樂,有一種風格就是長這樣的,不要說法國的Didier Lockwood了,日本的Casiopea、T-Square、Dimension等“演奏團體”也都有至少一首這樣的曲風,甚至包含連角松敏生不幫歌手製作專輯時,也會出這樣的Jazz Fusion創作曲,所以如果你因為被這樣的音樂吸引進來,要知道不要直接定型說:「喔原來這叫City Pop」,不是原來,是後來City Pop裡頭也有包含這樣曲風的作品,光前面這些J-Fusion名團的多年粉絲,聽到這樣“結論”也是會覺得怪怪的吧?


同理,對Herbie Hancock不同時期的音樂之理解與欣賞也是這樣,覺得很好聽很好,但不要直接給他一個名字,以為是那個你以為已經沿用很多年的音樂分類。凱雅老師最近教一些年輕人,發現受到網路影響,有時候光是一首曲子而已,年輕學生就會直接說「那是不是什麼樂風?」或「我知道!這是什麼風格!」,老師都會說,那一種樂風、風格不是光幾首曲子就能蓋棺論定的啦!用名稱學音樂而不是用音樂學音樂,就會學得很破碎


啟發我這個音色的大師就是法國爵士小提琴大師Didier Lockwood,這首《Elephant Blues》作曲非常好聽!他的小提琴音色A段是Auto Wah,B段是Octave,Solo是Octave+Flanger


裡頭另一段精彩的Blues/Gospel即興來自法國爵士鋼琴手/鍵盤手Thierry Eliez,包含同張專輯「1, 2, 3, 4」中的《Music Is The Way》也是,我們曾於2003年在台北跟他碰到面,因為兩廳院首次舉辦夏日爵士派對,需要對爵士樂熟悉的本地爵士樂手與推廣教育者來協助,而這些樂手我們有不少在歐洲就已認識,像照片中金髮的荷蘭鼓手Hans Van Oosterhout,根本就是我們學校的客座爵士鼓老師之一,評過好幾次凱雅的主副修考試與音樂會,我們也看過好幾次他在布魯塞爾跟其他一流爵士樂手的表演



個子最矮小的Thierry Eliez很調皮,他在國家音樂廳彩排時竟然趁大家不注意,溜上去管風琴那邊開始手腳並用大彈即興!(Thierry也是一位了不得的Jazz Organ手),我們可是嚇了很大一跳,因為2003年是兩廳院第一次辦非古典的相關音樂會,在此之前國家音樂廳是非常保守的,任何“違規”都可能會觸怒高層,下回就不辦了,幸好高層沒發現,我們21年後也才爆了這個料! ^^



在我那個年代,Didier Lockwood是全世界爵士小提琴手效果器玩最兇的,我2000年左右還在留學的時候,曾有一次在比利時另一大城列日(Liege),看過他表演並到後台跟他講話過


Jean-Michel Charbonnel: contrebasse
André Charlier: batterie
Benoît Sourisse: Piano
Stéphane Guillaume: Saxophone (Away from the picture)


1999年我們帶布魯塞爾爵士五重奏回台灣巡迴,在台北台中南投演出,開場用這首《Tip Tap》,當時Didier Lockwood Group的樂手組合又換了一輪,之前提過的全能吉他手Jean-Marie Ecay這時就加入了!我放給吉他手學生聽,他說以為是Stevie Vai呢!呵呵,我說另一首《Brasilia》的即興他又很像Pat Metheny了,表示什麼?表示以前在台灣大家會覺得一位吉他手就被定型成一種樂風,結果這位法國吉他手卻可以擅長多元音樂風格,這也影響了我們的音樂態度,學什麼就不只要像什麼,而且要是什麼!


這些曲子我都演過哦,像是《Cartoon》跟《Polish》等,當時還是學生的我幾乎聽到倒背如流,不是只有抓歌,而是跟比利時的樂團演出過,封面右上角就是Jean-Marie Ecay



《Metissa》也是Didier Lockwood很好聽的Jazz Fusion型態作曲與演奏錄音,我想如果有聽過啟彬老師的演出,應該有時候會聽到一個“笑聲式”的開場,我就是學他的呀!哈哈!Auto Wah轉那個充滿Chorus加一點Drive的獨門小提琴音色,這跟他的運弓方式有很大的關係,音樂風格則是非洲的,非洲風轉巴西森巴


這首1984年的《Happy End》,難道不會讓你想起日本吉他手高中正義的《The Sunset Valley》嗎?國語“不即興加上歌詞與演唱”版就是鳳飛飛的《好好愛我》呀!(《好好愛我》真的是改編自這首“夕陽谷”,不是剛好一樣喲!)




這首《Zebulon Dance》,熟悉美國GRP融合爵士廠牌的聽友,會覺得這不是David Benoit的作品嗎?所以說當時啟彬與凱雅的音樂影響真的很不一樣,因為有來自歐洲的老師在台灣帶著我們聽,我們反而發展出一個比較健康的態度,就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不同的地域都有不同的強者與不同的音樂作品,不是什麼都是美日為尊,當然反過來也不是說什麼親歐反美哦!而是什麼是好的,就要學起來就對啦



這三段都是Didier Lockwood用Looper所做的One Man Show,我們也有看過現場,記得當時同行的爵士樂手同學就做個鬼臉說:「Show Man!」:P 就是「他這麼愛秀我們也擋不了他」的意思




「不知道他用的looper 是哪款?」嘿嘿,這問我就知道了,因為我有去後台找他,所以我親眼目睹台上地上的設備,他的Looper就是Boss第一台Looper RC-1,因為RC-1 2001才問世,他也是當時這樣玩的先驅,Ed Sheran那時候才小學三年級吧?XD


綜合效果器也是Boss,一台現在已經停產的GT-3或是GT-5,所以前面的所謂“非常電”的融合爵士樂(Jazz Fusion)時期作品,因為那時候GT-3、5、8系列都會大吃Tone,也就是大家聽到的那種非常合成的聲音,但是用在Electric Jazz、Jazz Fusion、Jazz Rock上,或是比較空間系、實驗性的音色效果,也是交出了一張精彩的成績單



而他前前後後都還是大量運用Acoustic小提琴,加上各種不同廠牌的Pick Up,畢竟對古典樂科班訓練出身的小提琴家來說,終究還是都會返璞歸真,以音樂性上的即興與技巧表現為主


補充介紹一首曲子《Options》以帶出Didier Lockwood、Jean-Marie Ecay兩位法國樂手,與加拿大法語區的貝斯手Alain Caron合作的1992年專輯「Caron Ecay Lockwood」,凱雅老師到今天都還在教她的學生這首曲子,我們之前也會拿來演出。Alain Caron是另一個融合爵士樂團UZEB的貝斯手與靈魂人物,在全球樂手圈名氣也十分響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