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Negra Tomasa》 就是 《Bilongo》就是《Mandinga》 - 從一首古巴名曲有三個名字聊聊波多黎各、紐約、哈瓦那的拉丁音樂交織歷史

文 / 謝啟彬


《La Negra Tomasa》 就是 《Bilongo》就是《Mandinga》,為何一首Afro-Cuban的經典歌曲會有三個名字?

古巴作曲家Guillermo Rodríguez Fiffe寫於1937年,這是所謂的Guaracha - 古巴早期的傳統音樂風格之一,大多在中下層的戲院中演出。其實Guaracha的本意是表現在歌詞的意思跟形式上的,有點輕鬆搞笑的意涵,符合中下階層人民生活在工作後放鬆的氣氛



這首曲子不但有三個名字,而且有不同版本的編曲,先介紹我們以前在音樂院裡頭Salsa Big Band學習演奏並正式演出的Tito Rodriguez版:


同樣是波多黎各裔的美國拉丁鋼琴家Eddie Palmieri,也有另一個版本:


再來一位波多黎各裔美國人拉丁歌手Ismael Rivera,但他的根據地不是紐約,而是波多黎各的首都聖胡安,當然他也經常在各地巡迴演出,Fania All Stars是拉丁音樂唱片廠牌旗下藝人與樂手組成的樂團:


幾十年前因為一部音樂紀錄片而紅遍全球的古巴「Buena Vista Social Club」,裡頭也有兩位樂手都詮釋過不同的版本,首先是吉他手暨歌手Compay Segundo:


第二位是鋼琴手Ruben Gonzalez,你看他用的曲目是《Mandinga》,而Compay Segundo用的曲名是《La Negra Tomasa》:


此版本前半段是《Bilongo》(La Negra Tomasa; Mandinga),小號即興之後接到另一首名曲《La Cartera》:


Bilongo就是為某人著迷的意思,歌曲中指的是一個女孩叫做Tomasa,是來自塞內甘比亞的黑奴後代(Negra),Mandinga就是在古巴對這類人種的稱呼

順帶一提,塞內甘比亞已經於1989年解散,就是西非洲的塞內加爾與甘比亞兩國,這兩個國家因為曾分屬法國與英國殖民地,所以獨立前後還是淪為法英兩國爭奪非洲商業利益,以及各自內部內戰政治不穩定的區域

不管政治與國際外交上如何分歧,這地方的種族都是Mandingo人,所以稱呼其人其文都叫Mandinga,在《Bilongo》的副歌中就有唱到

不過Mandinga並不像在北美洲南方稱黑奴為「 Nigxxr」那樣,是一種奴隸主由上對下的稱呼,其演變來自非洲內陸的尼日河沿岸國家如尼日(Niger)與奈及利亞(Nigeria)

當時黑奴貿易也有很多從這塊區域抓捕的黑人原住民,這邊就不是曼丁卡人了,而是其他種族,包含在音樂中常提到的Yoruba(約魯巴)人與其音樂傳統,這種節奏到了古巴被叫做「Bembe」,到了美國又被叫做「Afro 6/8」,爵士樂與拉丁流行樂中很常用...


講遠了,請注意古巴音樂的正式稱呼,叫做「Afro-Cuban」(非洲古巴音樂),在紐約的則有另一個名稱「Salsa」(騷莎)[其實就是Sauce,調味醬的意思],像這首曲子演唱最有名的是歌手Tito Rodriguez,他就是紐約波多黎各移民之子,另一個知名版本Eddie Palmieri跟他的哥哥Charlie Palmieri,也是紐約波多黎各移民之子,知名的拉丁樂團領班與打擊樂手Tito Puente也是,還有很多很多,各行各業都有

在紐約的波多黎各裔美國人,一開始主要在南布朗克斯區甚至延伸到東哈林區定居,發展出了一方面是思念故鄉,二方面是延續音樂傳統的展演形式,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Salsa音樂,跟原來來自古巴有同樣源頭的Afro Cuban音樂有不同的風貌

附帶一提,波多黎各是個很獨特的中美洲“國家”,原屬西班牙,現在則算是美國自治邦的一份子,最高領導人是美國總統,但可選出自己的行政總督與議會,曾舉辦過好幾次公投想正式成為美國的第51州,但是美國政府的利益考量讓波多黎各無法正式在政治上成為其一份子

但在古巴的發展就比較不同,尤其後來又因為政治與經濟因素,使得古巴音樂家要不是投奔自由要求政治庇護,要不就是申請難民前往歐洲,前者可以看爵士小號手Arturo Sandoval的電影,後者我們在比利時與歐洲各國遇見許多,凱雅當時除了學校的拉丁音樂課程外,也在布魯塞爾跟許多古巴或加勒比海地區國家來的“難民”練習拉丁音樂

我們的拉丁老師Peter Van Marle就常跟我們分享音樂,他都會用讚嘆的語氣說,你看,同樣根源的音樂發源在古巴跟加勒比海地區,到了紐約變成一種樣子,留在古巴的又變成另一種樣子,兩個是兄弟,但是各有其個性與差異,他也會讓我們聽很多因為資訊封閉而發展而成的Afro-Cuban音樂,直到今天我們還印象深刻且如數家珍

藉由這首有三個名字的Salsa名曲,跟大家講解了一下古巴人在哈瓦那、波多黎各人在紐約,當然還有很多其他中南美國家的音樂風格,是多麼有趣!融合了西班牙殖民時期大量的「和聲小音階」(Harmonic Minor Scale)旋律與和聲,以及大量非洲的樂器與合奏傳統

這種音樂跟爵士樂的融合,從四〇年代也發展蓬勃至今,所以如果你對爵士樂手為何還要知道拉丁音樂有疑問?或許可以得到一些解惑,有很多是音樂的互相影響,也有很多是音樂人在不同音樂場合的穿梭,也有許多作曲家與樂團領導者的編曲變化與推陳出新

我們在今年度(2022)的第十五屆大眾爵士樂欣賞講堂中已講過很多,接下來的講堂主題還會繼續講哦!來聽爵士樂手跟爵士樂老師講欣賞課,你就不會再被媒體或網路上的名詞所困惑,甚至自我設限啦!


最後再補充幾個我喜愛的版本:

Moncho Rivera & Norberto Vélez


來自卡麥隆的貝斯手Richard Bona率領宛如聯合國的眾家樂手,在古巴哈瓦那的現場演出:


日本玩Salsa/Afro-Cuban音樂的風氣也很盛哦!我看到我的美國薩克斯風朋友Steve Sacks在樂團裡頭!


這就是1999年我在比利時荷語布魯塞爾皇家爵士音樂系的拉丁大樂團的《Bilongo》實況哦!也就是前面提到的Tito Rodriguez編曲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