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樂的音樂文化已經深植歐洲與日本本土三個世代以上了,所以爵士樂的文化培養在台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文 / 謝啟彬


Sant Andreu Jazz Band是位在西班牙巴賽隆納的一個青少年樂團,領導者Joan Chamorro以私人興學的方式,教導從7歲到20歲的孩子比較傳統的美式爵士樂,他們專注的風格透過Youtube,引起了全世界的矚目,因為現今的主流爵士樂都比較現代而複雜,而Joan Chamorro卻希望好好西班牙孩子們,徹底學好爵士樂的律動、爵士樂的聲響,以及爵士樂的即興,還有爵士樂的合奏,不管是小編制重奏或是大樂團

這也讓愛好爵士樂的聽眾感到驚艷,因為這種六〇年代以前的爵士樂聲響,現在已經不容易聽見了,大家透過網路才發現,這種「老時代的美聲」竟然在歐洲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巴賽隆納,被這群歐洲老師與歐洲小孩給保存並發揚!這感覺很像是近幾年在流行音樂中,所謂City Pop復古樂風再起,原因是因為美國樂迷從日本八〇年代的流行音樂中,聽到了J-Pop了吸收八〇年代的美國流行音樂發展最顛峰的產品

在台灣很多人都常希望,體制內的音樂教育可以教這些,但我們是一回國就投入高教體系努力了十幾年又離開的兩個人,我們深知光靠體制內,是不可能完成的,藝術的學習跟學歷文憑也不能劃上等號,但是在傳統的儒家社會,仍是把學位、學歷、文憑當作是發展藝術教育的指標,其實是很可惜的

而Joan Chamorro的努力,是對我們的一大激勵,把自己熱愛的,傳遞給下一代以及同樣熱愛的,這就是了!

我們也常想起2015年受邀演出,深入幾萬公里外的俄羅斯西伯利亞最大城市與周邊大學城,現場聽到一位大學爵士樂團老教練,憑著自己聽收音機與唱片的採譜與編曲,讓俄羅斯大學生們演奏演唱出超級Swing的爵士樂場景,而他們都只是科大的學生,在台灣所謂“學好玩”、“學興趣”的


You can't get much swinger than this version

It was arranged by Quincy Jones for the Count Basie Jazz Orchestra (所以你就知道Michael Jackson背後的推手、製作人,爵士樂功力有多深厚?)

2003年Dee Dee Bridgewater來台灣演出時,啟彬老師是記者會主持人,現場她覺得彭大海沖泡的茶非常護嗓,之後我跟凱雅老師還帶她跟法國人先生去永康街吃芒果冰


日本資深爵士樂手唐口一之四重奏詮釋的版本

我常被觀眾或學生問到:為何日本的爵士樂感覺已經融入生活之中,程度都很高?原因就在於爵士樂在日本的發展已經有三代以上,也就是正確的爵士樂聲響,以及爵士樂的文化已經已經跨越了三個世代,在日本,阿公阿媽熟悉爵士樂文化,在歐洲也是,我們遇到的中年日歐爵士樂手,幾乎都是爸爸的年代就已經受到爵士樂薰陶,青年世代的則是爺爺奶奶在家裡就在聽爵士樂,或知道有爵士樂這件事

相較於台灣,還是處在以為體制內學校教育就可以培養一切,以及節慶式的活動已經被台灣的民粹思維綁架的狀況,爵士樂文化包含了觀眾的聆賞文化以及素質的提升,以我熟悉的歐洲跟日本,甚至包含東南亞的泰國,那種發展都需要五十年以上的歷史,甚至你可以說,爵士音樂史有一部分就發生在歐洲與日本

就如同我前面說的,當我去到歐洲時,我的老師輩爵士樂手們,他們都已經從小聽過他們自己國家的爵士樂手,跟來自美國的爵士樂大師們同台演出,甚至平起平坐幾十年了。而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你也沒辦法解釋為何日本會有像「Swing Me Again」、「坂道上的阿波羅」、「Blue Giant」這些影視或動漫作品,或是流行音樂有大量的爵士樂和聲與律動的影響,因為爵士樂的音樂文化已經深植本土三個世代以上了啊!




延伸閱讀: